<tr id="qcgau"><noscript id="qcgau"></noscript></tr>
<menu id="qcgau"></menu>
<menu id="qcgau"><option id="qcgau"></option></menu>
<rt id="qcgau"></rt>
<menu id="qcgau"></menu>
您當前的位置 : 龍泉新聞網 >> 甌江源·龍泉 >>正文

家有讀書郎

2022-07-27 來源: 記者:

  周小娟

  “媽媽,我獲得北大研究生畢業證和學位證了!”電話那頭,傳來兒子開心的話語聲。電話這頭,淚水已經溢滿我的眼睛。朦朧中,仿佛看到孩子奔走在求學的路上……

  2000年,他五歲。為了讓他能來城里讀幼兒園,我調到了離城15華里的龍淵鎮巖后小學。那時丈夫也在鄉下工作,我們就把爺爺奶奶請來城里陪讀。周末,才是我們一家三代團聚的日子。

  2003年,我考入了城區學校,他跟在身邊讀小學。四年級時,我選擇了任教他的班級,從而能陪伴他度過關鍵的小學時光。

  2009年,帶著對未來的憧憬和父母的期望,他去了來人生地不熟的金華求學。那三年,是他最為煎熬的日子。由于學校住宿條件不好,我們給他在校旁邊租了房子,讓他走讀。別的孩子放學后就可以吃到可口的飯菜,享受著來自家中的照顧,他卻要為自己的晚飯發愁,回到出租房自己學習、洗漱。我們能做到的就是盡量在周末去金華陪他,洗衣服,換被子。

  2012年,中考。參加中考的前一天,可能是由于過分擔心和緊張,他在床上翻來覆去沒有入睡,一會兒起床做數學壓軸題,一會兒又起床做俯臥撐,后來干脆站在窗前看著天空說道:“天怎么還不亮呢?”

  我無法用言語來安慰他,因為我知道,任何言語都是蒼白的,沒有說服力的。我只能默默地守候,默默地陪伴。

  煎熬的日子終于結束,孩子順利進入金華一中理科實驗班,我們看在眼里,喜在心里。

  時間過得好快,轉眼到了2015年6月5日,高考。孩子們緊張,我們父母也焦慮。那時,我看到一些家長發的信息:衣服最適宜的顏色為灰色和黃色,寓意“輝煌”;父母穿紅色,吉利……我便啥也不顧,跑到商場給孩子買了四件衣服,又給丈夫買了一件紅襯衫,還不顧勞頓,又買來粽子,掛在高處……

  6月5日晚,平時睡眠質量挺好的孩子又不睡了。他一會兒嘟噥附近的狗太吵,一會兒又埋怨他爸的呼嚕聲大,讓他無法入睡。他的這種焦慮狀態,讓我擔心又害怕,但我絕不敢提意見。聽著他翻身的聲音,我裝作沒聽見,夫偶爾發出鼾聲,我忙用行動提醒他。

  6月7日晨,我們到達一中門口時,發現已經聚集了不少家長。大家都神情凝重,踮著腳尖往校內張望,雖然已經看不見孩子的背影了,但還是那么入神地望著,望著。11點,離高考語文結束還有半個小時,家長們又陸續匯到了校門口,有的不時抬手腕看時間,有的拿著手機、相機拍著。

  那天孩子回家后,神情有些不對,很明顯是語文考試沒有發揮好。我給他端一杯牛奶,靜靜地站在他旁邊。過了一會,他告訴我感覺作文寫離題了,選擇題又改錯了3分,估計語文沒戲。我小心翼翼地問了他的寫作思路和內容,然后堅定地告訴他我已經咨詢過杭州一位非常有名的語文老師,他評價說完全沒有離題,而且得分應該較高。孩子聽后轉悲為喜,玩了一會電腦,飯后休息了近一個小時,去參加下午的考試了。

  高考成績揭曉,孩子總分717分,語文才109分,成了失分最大的學科。看來高考作文確實偏題了,但此時的他已經能坦然面對自己的高考成績了。他自己選擇了心儀的志愿,打電話與招生老師聯系,最終被中國人民大學錄取。

  2019年,在留校讀研與考北大軟微學院研究生之間,孩子作了艱難抉擇,挑戰自己。我們雖擔心考研北大難度太大,但還是尊重他的選擇。那些日子,每晚23點之后,孩子的手機才會開機,我們癡癡等著,重復著每日相同的問候,只為向孩子傳遞一個信息:“無論面對怎樣的艱難,父母都會與你一起面對!”

  考研前夕,我再三思索,決定請假陪他考試。孩子覺得沒有必要,我就打苦情牌,讓他再給我一次陪伴的機會。考研前一天,我從人大站坐地鐵到北京大學站,估算著路上需要花費的時間,以便安排好次日出發的時間。幸運的是,經過筆試、面試,終于被錄取。在北大的三年,孩子收獲了許多,先后進入華為、亞馬遜、微軟等大公司實習,努力積累實踐經驗。今年畢業,順利找到心儀的工作。

  在陪伴孩子一次次考試的過程中,母親練就了強大的內心世界。當孩子漸行漸遠,父母再也無法追上他時,不如守著家園,守著信念,期待孩子回家團聚的時光吧。

編輯:謝巍
欧美91精品久久久久网